太难了!孙正义改捐口罩再被喷之前捐百万病毒检测试剂被怼到放弃

3 月 11 日晚,孙正义在推特上发文表示:愿意为抗击疫情提供帮助,首批将捐赠 100 万份简易 PCR 病毒检测试剂,没想到却一石激起千层浪,引发日本网友“众怒”。

面对日本网民疯狂的质疑和批判,2小时后,孙正义在网友们的攻势下做出了退让,表示:“本来是听说很多人想进行病毒检测却无法得到检测才想的这一方案,既然评价这么不好,要不然就算了”?

面对日本网民疯狂的质疑和批判,2小时后,孙正义在网友们的攻势下做出了退让,表示:“本来是听说很多人想进行病毒检测却无法得到检测才想的这一方案,既然评价这么不好,要不然就算了”?

郭士纳发动了一场组织革命。他解散了IBM的最高权力部门——管理委员会,同时,以顾客为中心,重组原本各司其事的事业群,整合成以产品类、业务类为主的两大团队,让他们既彼此竞争又彼此合作。

虽然,孙正义的这一提议仅仅两小时便夭折了,但我们不禁要思考一个问题,除去日本自身的国情考量外,日本网友为什么如此抗拒病毒检测?

而孙正义提到的简易 PCR 病毒检测试剂,雷该网了解到,PCR(聚合酶链式反应)是目前新冠病毒检测方法的主流方法。基本原理是利用技术扩大检测样本上的病毒序列,通过特殊荧光染料(这些荧光染料在游离状态下只会发出微弱荧光,一旦与病毒核酸结合,病毒核酸立马增扩,荧光也会增加 N 倍),来辨别阳性和阴性。如果病人刚患病,样本中病毒载量过低,可能出现假阴性(漏诊)的情况。

他还清晰地定义了企业决策者的角色:

1930年代初,IBM打入打字机行业,并迅速成为行业第一。

我将致力于战略的制定,剩下的执行战略的任务就是你们的事了。只需以非正规的方式让我知道相关的信息。不要隐瞒坏消息,我痛恨意外之事。要在生产线以外解决问题,不要把问题带到生产线上。

在上任的第一年,从来没有在计算机行业待过一天的郭士纳的确开始大肆卖家当。

日本网友认为这一决定会引起更大的混乱,让很多在现在的日本检测基准下没有必要进行检测的轻症或者无症状患者得知自己被感染后,会蜂拥到医院,造成日本医疗资源的挤兑,引发医疗现场的混乱,这样只会造成更大的伤害。

雷锋网原创文章,。详情见转载须知。

郭士纳在研读1993年第一季度的业绩报告时发现,尽管大型计算机业务亏损,个人计算机业务也乏善可陈,但服务业的收入竟然增长48%,达到19亿美元。

“你以为采样就那么简单么?普通人怎么会正确采样呢?采样出现了问题怎么办?谁负责?” “到底应该怎么邮寄呢?邮寄途中造成了病毒外泄怎么办?怎么保护邮递员的人身健康安全呢?” “你到底想拜托哪里的机构给检测呢?机构可信么?邮寄到了检测机构后怎么检测呢?那么多样本,需要多少人力才能在短时间内检测完呢?如果短时间检测不完,样本需要搁置很久怎么办呢?检测人员超负荷劳作出了问题怎么办?谁负责?” 甚至还有人做了图片来抵制孙正义的提议。

这并不意味着郭士纳是一个多么幸运的人,而是IBM无比尴尬的选择。这家曾经的“蓝色巨人”,此时正处在创业70年历史上最糟糕的时期。董事会看中郭士纳的,并非他的计算机专业能力和能够实施高效率的攻击战略,而是他特别会卖资产

面对民众的强烈质疑和反对,孙正义随后更新内容,说自己已经去过了厚生劳务省,会在不引起医疗资源挤兑和引发混乱的情况下与各部门合作,共同推进这个项目。

郭士纳的矩阵管理模式,被认为是90年代之后最重要的组织变革和管理创新之一,它引领了企业界从产品中心向客户中心的思维转移。

其实,自从新冠肺炎爆发以来,病毒检测试剂盒一直是确诊病例的“利器”,也不断有各种关于新冠肺炎的试剂盒被告知研发成功,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在网页输入关键词检索了下,发现其结果竟然有 4 万多条相关信息,有网友调侃称:“宅在家的这些日子,我自学了好多关于新冠病毒的新名词,感觉自己是个学习天才,但是即便如此,我依然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新冠病毒”。

大象其实是不会跳舞的。在全球企业史上,巨型公司的转型几乎都以失败而告终,如果侥幸成功,则必成传奇。

日本网友认为,孙正义的做法是在公然和日本政府作对,与其这样,还不如投入到疫苗和治疗药物的研发中,或者干脆直接给国民买口罩也行,也比干这个强。

我们下了一个赌注,独立计算将让位于网络化计算。

具体来说,以下三种常见的理财误区,在不知不觉中一些人就被吃掉了钱袋子。

跟拯救英特尔的格鲁夫不同,做饼干出身的郭士纳因“无知”而大胆,敢于打破既有的坛坛罐罐。他直言:

1995年,郭士纳首次提出“以网络为中心的计算”。他认为,网络时代是IBM重新崛起的最好契机。

日本网友认为病毒检测本身就没有那么准确,会出现假阳性,这部分人得知结果后也会奔向医院,造成无意义的医院超负荷运转,引发更大灾难,并且只有重症才需要去医院,轻微症状可以自愈。

郭士纳在IBM任职的九年间,使面临绝境的“蓝色巨人”重新崛起,公司股价上涨了1200%,他被称为“扭亏为盈的魔术师”。

因此,各种财务欺诈和投资损失屡见不鲜。

此外,由于 PCR 检测方法非常敏感,“有一点污染就会造成误测”,操作不慎可能使得试剂盒检测结果不准确。但一般来说,疾病试剂盒出现假阳性和假阴性问题很常见,例如 1 万例检测中有 5 个、10 个,  所以,这也不能完全说明病毒检测试剂是无效的,而提高病毒检测的准确性也不是没有办法,比如重复检测。

而我们也不得不承认新冠病毒确实带来了全球恐慌,面对铺天盖地的信息,公众对于信息的真伪存疑也是有必要的,但这并不意味着病毒检测试剂在发现潜伏患者方面毫无用处。

在书的最后,郭士纳如此写道,如同电影结束时,男主角的一句旁白。

孙正义是怎么被喷到放弃捐赠试剂的?

《谁说大象不能跳舞》出版于2002年,是郭士纳退休后的作品。他以朴素的文笔和众多细节,讲述了重振IBM的故事。

争议主要来自三方面:

三、和日本政府的政策不一致

而根据最新统计,新冠病毒已经感染全世界将近 13 万人,导致了 4600 人死亡。据日本 NHK 报道,其中近 1400 例发生在日本,日本已有 22 人死亡。

在这个时刻,郭士纳的经历引起了IBM董事会的注意,他在纳贝斯克任职的四年里,成功卖掉了价值110亿美元的资产。如果IBM要瘦身转型,他也许是最好的CEO人选。

但是,进入1980年代中期之后,IBM突然陷入增长乏力的泥潭。在计算机产业由大型主机向兼容型电脑转型的过程中,“蓝色巨人”成为了进步的绊脚石,康柏、苹果等公司迅速崛起,取代了IBM的领跑者角色。

在郭士纳看来,这是僵化和老态龙钟的表现,他不顾内部的激烈反对,下令取消员工必须身着蓝色西装的限制。当色彩自由之后,思想和组织的自由才可能迸发出来。

孙正义:“我太难了”。

大象型企业之所以笨重,是因为传统的等级制度设置了垂直的条条框框,让公司内的不同业务单元都如同“孤岛”,不但无法形成协作效率,更容易造成内耗和掣肘。IBM拥有32万员工,业务遍及160多个国家和地区,体大身笨,大公司病严重。

“矩阵制组织形式在直线职能制垂直形态组织系统的基础上,再增加一种横向的领导系统,由此构成双命令通道系统。”

而对于部分日本网友提出的轻微症状可自愈的说法,中国网友表示:“这个逻辑有点迷”。

还特意贴出了详细的病毒检测流程,在自家采样后,通过邮寄的方式送达检测机构,然后由检测机构进行检测后将结果发给本人。

不过这次,日本网友还是不满意,他们觉得孙正义不应该买口罩,应该投资生产口罩。

他看中的是莲花公司的网络软件Notes,它控制了34%以上的企业网络市场。IBM通过收购,以最短的时间,从最快的捷径突进网络,从而拥有新的技术核心能力,完成了一次华丽的战略转型。

IBM试图通过一种独特的组织架构系统运作带给用户的感受——“One Voice(同一个声音)”。或者说,一个只由一个人或者一个部门牵头负责,所有相关部门及人员便能迅速而持久地带动起来进行支持的结构体系。

公司的管理层级从9层缩短到4层,同时各地业务分别由当地总经理、地区总经理与美国总部产品类、业务类总经理共管。

1946年,IBM推出第一台电子计算器,两年后又推出数字计算机。人类自此进入一个新的计算机纪元。

他先是出售了IBM大厦,然后下令停止了几乎所有的大型主机生产线,紧接着宣布裁员4.5万人,创下美国商业史的纪录。因为主营业务停摆和支付巨额解约金,1993年IBM狂亏80亿美元。

然而,这并没有让日本网友赞同他的做法,继续在他的推特下留言希望他取消这个决定。

更重要的是,郭士纳下注网络化计算的时刻,正是互联网时代到来的前夜,他让IBM抢到了第一张通往新世界的船票。

是的,我确实一直是一个局外人,但是,这就是我的工作。

这一年的6月5日,郭士纳以一项大胆的举措把电脑业界惊出一身冷汗:IBM斥巨资35亿美元强行收购了莲花(Lotus)软件公司。

3 月 13 日,有网友发现,孙正义已经改变了捐赠计划。

世界上第一台自动顺序控制计算机问世

孙正义在推特上表示,愿意捐赠 100 万个费口罩,以帮助抗击日本新冠病毒爆发。而且这 100 万口罩是捐赠给养老机构和医院,已经在海外工厂直接下单,但未再提及捐赠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机会的事情。

郭士纳所创立的矩阵管理系统打破了传统职能型组织的部门分割,使得横向协作变为现实,组织运行趋于柔性化,能对外界环境作出快速反应。

IBM的创始人是托马斯·沃森和他的儿子。老沃森没上过几天学,17岁就开始做推销员,1924年,他把一家生产制表组合机的公司更名为国际商用机器公司,简称IBM。

一、会导致挤占医院资源

二、病毒检测并非像想象中那么安全

结果,网友更生气了。

IBM在小沃森手上进入巅峰期,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公司和全球第五大工业企业。“机器应该工作,人类应该思考。”IBM的这句广告词,显示了美国式商业文明的雄心。

在当时的公司管理层,关于战略路线的争论有两派意见:一、维持大型主机路线;二、转战PC市场。大学毕业后曾在麦肯锡工作过的郭士纳却敏锐地发现,也许还有第三条道路:定位于互联网络,硬软结合,突击软件服务战场。

这很像一部好莱坞电影的情节:当一座城市即将被毁灭的时候,一位正在食品店里卖甜圈圈的中年男人挺身而出,拯救了整座城市。

面对网友的这一“讨伐”,孙正义也并没有就此放弃,表示自己赞成日本政府“轻症患者在家疗养”的方针,但同时为了不让大家去医院集中进行病毒检测引起更大感染风险,他要采取类似比尔盖茨基金会的模式,给大家邮寄家庭用检测器具,在自己家就可以检测。

在管理学上,郭士纳是矩阵管理模式的发明人。

IBM被称为“蓝色巨人”,在很长时间里,蓝色是一种宗教般的存在,从公司的标识、产品的外观、工厂的墙体到工作服,均以蓝色为基调。

我对技术并不精通,我需要学习,但是不要指望我能够成为一名技术专家。分公司的负责人必须能够为我解释各种商业用语。

故事如果到此终结,当然非常乏味。郭士纳的天才是,作为一个“计算机白痴”,他竟从业务报表中挖出了一块被掩埋住的钻石。

IBM的状况变得惨不忍睹,从1990年到1993年,公司连续亏损额达到168亿美元, 创下美国企业史上第二高的纪录。很多人都在掐指计算IBM倒闭的日子,商学院的教授们开始着手撰写IBM的失败教案。

1937年,沃森拨款50万美元,支持哈佛大学的艾肯博士研发“更快的运算器”,历时6年之久,世界上第一台自动顺序控制计算机诞生了。

romakapoor.com

Back to top